中学生数理化初中版 / 公告栏 / 正文

“纸”援上海

发表时间:2011-10-28 热度

序:1988年,纸价飞涨

 

  话说1988年,刚刚试水物价改革的中国,出现了一系列老百姓从未听说过的新名词:“双轨制”“商品经济”“价格改革”“物价放开”……随之而来的,也出现了很多让老百姓看不明白的现象:“官倒”“物价飞涨”“抢购”……这时候,很多紧俏商品出现了“计划价”和“市场价”两个价格,且市场价远远高出计划价并飞涨的情况。比如:钢材的市场价比计划价高出一倍;18吋彩电价格放开,年初价是1600元,6月份涨到3000多元;新闻纸一天一个价,好多报刊社不得不借钱囤纸,为降低成本采取合刊、减页码等措施;由于疯传要“能放开的放开”,各种生活用品也不断涨价,全国出现了由大城市向中小城市蔓延、由沿海向内地蔓延的“抢购风”……

  那时的《中学生数理化》,经过1984年~1986年的高速发展,发行量均超过百万。除在郑州印刷外,还在长春(吉林日报印刷厂),上海(文汇报印刷厂)设有两个分印点,由于发行量巨大和新闻纸价格飞涨,至4月已出现不赢利的严峻局面。更为严重的是,就是亏钱也买不来新闻纸,杂志制好版后因无纸而迟迟不能开机——  

    郑州印刷点告急,无纸可印!

  长春印刷点告急,3月份杂志5月初才开机!

  上海印刷点告急,5月份杂志7月底还未开机!

  延时出刊,在当时虽得到社会的广泛理解,但已严重影响《中学生数理化》的声誉!

  

沧州购纸

 

  由于物价飞涨,特别是纸价飞涨,加上厂家惜售,用户囤积,全国到处出现了托关系购纸的情形,为此,中学生数理化编辑部四处打听,托关系购买新闻纸,以解燃眉之急。为此,编辑部领导几次到北京,向一切能联系到的领导和朋友求援,甚至找到《中学生数理化》杂志的顾问单位——中国数学会、中国物理会和中国化学会。三大学会的领导和同志们对此非常关心,最后终于通过中科院系统科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数学会竞赛委员会主任裘宗沪先生费尽周折,热情帮助,联系到河北沧州某造纸厂。这家造纸厂与中国科学院印刷厂和中国科学院科学出版社有多年的合作关系,他们领导答应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些帮助。听到这天大的好消息,编辑部同志喜不自禁,立即派人和裘宗沪先生一道远赴沧州,购得一部分新闻纸,火速运往郑州,才算解决了暂时的困难!

  这时已是7月底,从上海文汇报印刷厂传来消息,说由于他们的新闻纸都是上海市按计划调拨,无法满足《中学生数理化》印刷用纸,除非编辑部负责买到纸或送纸到上海!要知道,当时5月号的《中学生数理化》上海文汇报印刷厂还未开机啊!真是急死人!于是编辑部决定把从河北沧州购来的一部分新闻纸火速调往上海!

 

驰援上海

 

  编辑部把负责往上海送纸的押运任务交给我。说实话,这个“光荣的”任务是经过领导几次做工作加上我好几天的思想斗争后才承担下来的!原因有三:第一,我当时还是一名刚工作3年的年轻人,没什么社会知识;第二,来编辑部工作后,从未单独出过远门,更别说去大上海了;第三,当时我准备国庆节结婚,正在进行一系列准备工作,走不开。那时年轻人结婚完全不像现在这么方便。当时“装修”房子就是刷刷墙,甚至要自己干,家具是买木材回来在家里做,再油漆,折腾下来前后得两个月左右。一开始是编辑部主任刘和玉老师和我谈话,谈了两次,我都没有信心答应。最后是庞金泽社长亲自跟我谈,做工作,鼓励我,我才勉强答应下来,同时也做好了迎接挑战的心理准备。

  经过几天的紧张准备,到了8月7日,庞社长把我叫到办公室,将有关事项作了交代:第一,让我多带些钱(记得借了1000元钱,当时已经是天文数字了,那时教育社人的月工资大概是80元左右)以备各种不时之需;第二,给特别待遇,路上和司机一起吃住全报销,不再受严格的出差报销标准限制;第三,路上遇到各种罚款该交就交,尽快到上海;四,带上各种手续,记得有购纸发票、省委宣传部证明、教育社证明等;第五,路上遇到各种情况,不用打电话请示(要知道,当时打个长途电话有时需要几个小时才能接通),可全权处理。

  于是,带着领导的信任和嘱托,8月8日正式出发了!

  当时是两辆车,一辆是我社的东风牌大卡车,不带拖车,司机是我社的罗师傅;另一辆是在黄委会车队雇的卡车,带拖车,两个司机。纸全是统一规格的筒纸,两个卡车上都装得满满的,像小山一样,用粗绳子横七竖八地盘绑着,裸露着(备有防雨布)就出发了。出发时,黄委会的两位司机说,为了省钱,我们两个人互换着开车,日夜兼程直达上海,问我们怎么办。我和罗师傅合计,他们经常跑运输,路熟,我们可比不了他们,干脆两个车一起走,好有个照应,吃饭住宿由我们负责。他们俩爽快地答应了。接下来的事情表明,这一决定是非常“英明”的。

  1988年的中国,可不像现在这样到处都是高速公路。当时我们走着问着,难免要走一些冤枉路。记得当时走到商丘市里,迷路了,被警察拦住,说我们闯禁行了,被罚了5元钱。匆忙中出了商丘城,突然发现车上的纸筒被晃得东倒西歪,快要掉下来了,于是小心翼翼地开到商丘地区运输公司,请一台吊车把车上的纸筒重新吊装,花了一个半小时,付了135元吊装费(每小时90元),才算完事,继续出发。

  第一夜宿徐州城外。

  第二天,已经出了河南省了。临行前,领导说估计在河南省内麻烦不会多,出省后各种检查可能会多一些,可能会有些罚款之类的事。因为那时我国还是公有制占绝大多数,计划经济下物资流通会受到很多限制,经常受到检查,弄不好就被罚款。所以我思想上也做好了各种准备,特别是经过大城市时一般不白天走,也尽量不走市内道路。不过令人“意外”的是一路上直到上海,没有遇到过这类检查,也可能是我们比较小心,也可能是运气好吧!不过路上也遇到几件有趣而印象深刻的事:

  一是第二天,在蚌埠,记得走的是淮河大堤,从大堤上左拐下来后,遇到一个检查站,好像是检查安全的,有两个人走过来拦住我们的车,他们围着车转了两圈后,说拖车和前面车体两侧没有装连接弹簧,不符合规定,应该罚款。我前去和他们理论,说我们是出版单位,急着往上海送新闻纸,不是专业运输机构,不懂得此规定,请他们谅解。听了我的解释后,一年长的工作人员说,他也是河南人,看在河南老乡的份上,就不罚款了,但要购买他们的两根弹簧,并且原价是35元,“优惠”给我们25元,还帮我们装上,我当时还挺“感谢”这位河南老乡呢!

  二是到南京边上时,天未黑,等天黑后才经过南京长江大桥,从郊外穿过南京,直到夜里两点才在路边找到一个小旅馆,简单地吃过饭后,由于很累了,很快就睡着了。第二天起来,同行的另外司机说被盗了,听后我也很后怕,庆幸的是我睡在里屋,且把带的“巨资”保管得很严实。

  三是经过苏锡常地区特别是常州时,已经感觉到那一带的发达了,因为当地的公路建设得非常好,有一段还是新修的水泥路,笔直宽阔,之前我从未见过这么好的公路,后来在上海地区也未见到如此好的公路,在这样的路上行车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四是第三天夜晚住在上海郊区,准备第四天早上7点半以前赶到文汇报,因为城市里一般到了7点半是禁行大卡车的。早晨出发进上海市时,那俩司机犯怵了,说大上海不知怎么走,最好两车交换位置,请我们在前面带路。其实这时我早已准备好一张上海地图,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拿着地图,指挥着罗师傅,穿大街过小巷,穿过苏州河,非常顺利地一路开到外滩附近的文汇报社,到达时还不到7点。印刷厂领导惊诧于我们怎么没请求带路就能顺利找到此地,当听说我们是按地图找到地方时,连说我们方位感强!

 

尾 声

 

  8点上班后,我拜访了文汇报印刷厂有关领导,将纸张进行了交接。他们表示,当天即开机印刷《中学生数理化》杂志,并安排人员为我买第二天返郑的车票。当他得知我们在路上走了三天三夜时,说这几天全国发生了巨大变化,上海商店里商品已被抢光了,并开玩笑地说:“你们出来这几天损失很大,估计你回到郑州已抢不到东西了!”

  果然,等我回到郑州时,听说郑州也发生了抢购:楼上的C 老师“抢购”了一台“华强”牌组合音响,楼下的J老师抢购了一台“水仙”牌洗衣机……

关键词: 数理化创刊30周年 

责任编辑:trie

“三轮法”中考复习新方案不仅是中考复习的讲义,还是综合许多重点中学经验的复习计划,按方案设定的时间和内容学或讲即可,你不需要考虑内容覆盖是否全面,各部分知识在复习时间安排上是否合理.这些事方案都替你做了 ……[详细]

订阅方式需编辑部给出具体的操作流程,本版块内容仅供查看页面效果。